新闻详情

张勇“退”,马云“进”?

6
发表时间:2024-06-13 09:12


阿里的一个时代,正式落幕


6月20日,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发布全员信,宣布自2023年9月10日起,他将不再担任集团CEO和董事会主席。阿里十八罗汉之一、创始人、永久合伙人蔡崇信将出任集团董事会主席;另一位阿里十八罗汉、创始人、合伙人吴泳铭将出任集团CEO。

据悉,张勇将在卸任集团职位后,成为全职的阿里云智能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。就在全员信发布的同时,张勇本人正在出席2023罗汉堂数字经济年会,在会上他与诺贝尔奖得主埃里克·马斯金等嘉宾围绕人工智能多个话题进行讨论。在背后深蓝色背景墙的衬托下,张勇平静地分享着自己对于“人类与机器”的思考——如果你初识张勇,可能会以为他是一个长期深耕技术的老炮儿,而不会想到他财务出身、是阿里这些年电商升级、双十一大促、直播电商的幕后推手……

张勇的卸任,是2023年阿里“24年以来最大变革”的最新章:3月28日,阿里公布了新一轮公司治理变革方案,宣布设立六大业务集团独立经营、自负盈亏;5月18日,阿里公布了旗下六大业务集团和其他子公司的上市路线图,批准阿里国际商业寻求对外融资、菜鸟探索上市流程以及盒马实施上市计划。

伴随架构剧变,也发生着一些细微处的微妙变化。今年5月,从阿里卸任十年的前阿里云总裁王坚回归阿里。有熟悉阿里生态和历史的人表示,“王坚回归是一个明确的信号,阿里可能会发生较大的人事变动,马云对阿里的影响力有扩大趋势。”

吴泳铭是马云的绝对亲信,是阿里最早的程序员,花名东邪,在阿里内部他被习惯称为吴妈。实际上他跟随马云的时间非常早,当时在杭州湖畔花园风荷园16栋1单元202正式上班的成员只有四人:马云、张瑛、孙彤宇、吴泳铭。”一位接近阿里高层的人士向虎嗅透露,过去二十多年里吴泳铭对马云深信不疑,对马云的思路坚决执行。

而另一位“阿里工号前200”的现今创业者向虎嗅表示,吴泳铭和蔡崇信是马云的绝对嫡系,一个是心腹部下,一个是被视为马云的幕后智囊、阿里实质上的“二号位”。“这次人事变动,一方面可以看出阿里的创始团队开始扮演重要角色,十八罗汉们掌握了集团命脉;另一方面,可以看出马云的意志或者说商业哲学,在阿里内部的影响力将扩大。”

“一个时代”落幕

“在我们开业务会时,他就是安静地坐在那里,甚至不坐在主座。有时他因为上一个会议延迟,晚到一会,他会安静坐在桌角。他很少会打断正在说话的人,就算是表达不同意见,他也会非常平静,甚至有点客气,几乎不会见到他说狠话。”一位接近张勇的人向虎嗅表示。

在阿里内部,人们习惯于称呼张勇为“老逍”,这是他花名“逍遥子”的昵称,也和他文质彬彬、沉稳内敛的性格有关。

他并不是一个看上去那样保守的人。

每年春节,张勇都会做一次“自我复盘”,他会坐下去梳理过去一年“提出的新点子、新想法。”有熟悉张勇的朋友说,他曾经有专门的本子,记录新奇的想法与念头。张勇还是一个乐于和年轻人沟通的人,在带队天猫和分管手淘时,他每年都会拿出时间和90后、95后用户聊天,他会因为听到一些新奇的事情而会心一笑。

但他也是一个常年以严谨形象示人的严谨的人。他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,之后长期从事审计、财务工作。职业履历,带给张勇的不只是经验,还有谨慎的性格。

这成为了他身上两股时常在“相互推拉”的力量:内心深处对新奇、创造的渴望;职业经历塑造出的慎重、严谨。

这也成为了张勇整个阿里生涯的伴奏曲。

2007年张勇加入阿里成为淘宝网首席财务官。他的“财技”很快给阿里带来收获:张勇重新设计了淘宝的商业模式,并优化了财务流程,一年多后淘宝于2009年首次实现盈利。此后8年,张勇开启了自己在阿里内部的成长关键期:他从淘宝网COO成为天猫独立经营后第一任总裁。

这段时间,张勇的自由度很高:他带队完成了多个从0到1的项目,他组建新的团队,启用新人。他对于创新和新鲜事物充满兴趣,并有两个常见的手段:其一,张勇很乐于重用年轻、有创劲儿、有想法的年轻人,并会委以重任;其二,张勇会时刻留意市场上处于价格洼地的项目,通过收并购或投资的方式迅速抢占风口。

2008年~2015年,张勇接连带队完成了几件大事:他创立了天猫、创造出了双十一、带队完成了淘宝的移动转型。

有熟悉当时阿里内部情况的人士向虎嗅透露,这段时期内,有两个助力对张勇帮助很大:一方面,他坦诚、低调的处事风格,收获了一大批年轻精英下属,这批下属后续大多成长为阿里的核心骨干;另一方面,张勇“创造和谨慎”之间的平衡阀门,得到了来自马云等人的“调校”,比如张勇提报项目时会习惯性地做财务分析,有时马云等人会叫停并让他以用户优先的思路去做事,而不要过早考虑财务。

在这样的“生态”下,张勇如鱼得水:他展现出了一种难能可贵的特质,性格严谨、有创造力、能办事。“他的财务禀赋,在入职阿里后迅速展现,他梳理了淘宝的商业模式,后续双十一的模型也源自张勇;他具备创造力和机敏嗅觉,他能意识到移动是未来;他有较好的执行力,能把这些点子落地为给阿里带来收益的产品;而最关键的是,他性格极其低调温和、双商在线。”一位曾参与了天猫创建和手淘项目的阿里前中层表示。

这八年的经历,给张勇带来了巨大的“功劳积分”,2015年5月张勇成为阿里集团CEO。这是一个微妙的节点,因为此刻开始张勇所处生态的复杂性、需要平衡的局面几何级增长。

“如果你详细梳理老逍在阿里内部的历程,会发现一个很微妙的事:2015年他成为集团CEO前,他是以创新著称的,他推动了好几个新事物的诞生。2019年他从马老师这边接过阿里董事会主席职位后,他需要考虑的事情更多、看待事务的角度更多元,你会感觉好像他主要在守成。”一位阿里内部人士表示。

有分析人士认为“在过去几年里,有一些机会出现在阿里面前,但是并没有演变为新的增长引擎;也有一些重要的选择值得商榷,比如对中小商家的重视度、对价格敏感用户重视度,以及部分收并购项目的培育策略。”该人士认为,张勇在担任集团CEO、董事会主席期间,稳住了阿里的基本盘,但掌舵更大的局面也让他变得更为慎重。

“比较容易被拿出来讨论的地方有三:其一,在电商端错失了新流量带货、下沉市场等机会;其二,在线下零售和本地生活领域,投入较早却迟迟没有彻底打开局面。”上述分析人士说。

2019~2022年阿里内部的决策流程,也让“灵活敏捷、快速反应”不那么容易。另有阿里相关人士认为,阿里在云、国际化等机会窗口较大的领域本可以更快成长;在电商端,阿里在直播电商之后迟迟没有找到更新鲜、更具活力的增长引擎。“缺少一些颠覆性创新,更像是在舒适区的微调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从出任CEO开始,张勇就试图从组织生态和效率等环节让阿里实现进化。

2015年成为CEO后,张勇所推动的最重要的事情便是“阿里中台化”。此前阿里电商事业群的树状结构被彻底打破,取而代之的是“小前台,大中台”。而这次剧变背后的核心逻辑是:张勇希望让阿里决策更快速、行动更敏捷。

一位阿里老人向虎嗅描述了一个细节:在张勇掌舵天猫和带队转型移动的时代,开会时张勇并不会要求必须有PPT,甚至有张勇非常赏识的年轻管理层开会都不拿电脑——张勇允许他只拿着手机来开会。但张勇很看重结果:他会要求高效的现场反馈,及时的迭代,以及针对结果的大胆优化。但在当时阿里内部,不同业务线的效率和工作方式差异明显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5年的这次革新,就像是“逍遥子时代”的注脚——此后平均每两年,阿里内部都会出现一轮组织架构革新,而目标往往都是为了解决效率、敏捷、决策等问题。

“阿里整个生态是一个巨大的森林。掌舵整个阿里,和掌舵一个产品、一个业务线是不同的。”一位知情人士透露,在他看来张勇自2015年成为集团CEO后,在后续8年内一直在做“平衡与调整”:“他需要平衡不同业务线、不同部门的需求;他需要平衡投资者、用户、合作方多方利益;在这些前提下,他需要小心翼翼地去调整整个集团。”

上述人士认为,张勇就像是一艘巨型航母的船长,这艘船有复杂的零部件,哪怕稍微调整“船舵1度”,都可能带来“巨大的后果”。

这种状态自2019年开始被放大,2019年马云正式卸任阿里董事会主席,张勇成为阿里一号位。从财报数据看,张勇在2019年成为阿里一号位后阿里保持了增长。财报显示,自2019年至2020年,阿里总营收实现同比30%以上的增长;归母净利润在2019~2020财年同比增长70%以上。2018年~2019年,直播成为了淘宝的增长引擎,淘宝直播的月增速达到350%。

但大环境正在发生骤变。

2020年疫情袭来,消费市场开始疲软,2021~2022财年,阿里归母净利润同比下跌58%。而竞争对手们也开始发生变化,2018年抖音和快手像坐着超音速火箭一般成长为“流量巨人”,并在此后迅速杀入电商市场,开始蚕食传统电商平台的蛋糕;拼多多在2018年完成上市后,在下沉市场狂奔,用力延揽价格敏感用户;而京东在2018年遭遇突变完成换帅后,开始呈现三军用命状态,连续三年进度快速增长期,2020~2021年用户数暴增近1亿……

以及,新一代Z世代和00后用户,正在重塑电商世界的底层逻辑:短视频、直播间、更具内容属性的电商模式开始成为流行。

一位互联网分析人士认为,2020年是一个明显的节点。“疫情导致市场变了,对手变了,用户变了。各大平台为了求存,都疯狂杀入对方腹地,竞争更为激烈。相比于新创公司、历史更短的公司,阿里是体型更大的巨人,很难像小公司那样瞬间完成转身。”

有美妆品牌创始人曾向虎嗅表示,当时他们有一个直播方案想找平台合作,结果阿里的反馈时长近乎于新兴平台的2倍;另一个细节是,2019~2021年,当新兴平台派出总监乃至副总拜访品牌寻求合作时,阿里可能只派出一个小二。

张勇开始更频繁地调整组织架构,或通过管理模式的迭代去优化集团效率。2022年,张勇推动阿里组织架构升级,并赋予板块大总裁更大的自由度;也是在这一年,阿里内部全员采用OKR,张勇在公司内部亲自推广关于OKR管理法的书籍

以及,张勇意识到了阿里如果想找到新的增长引擎,需要在一些“机会窗口较大的领域”更加发力。2022年张勇调整了集团战略,正式把消费、云、国际化列作三大战略。在与员工内部沟通时,张勇多次提及云、AI、数字化对于阿里的意义。他还把自己最得力的干将蒋凡调往国际板块,试图凭借蒋凡的能力让阿里在海外杀出新的江山。

“大环境的变化非常快。比如2022年下半年AI、ChatGPT火爆,已经有时不我待的感觉了。”一位接近张勇的阿里内部人士认为,2023年开年后一系列“剧变”式调整,正是基于张勇以及阿里最高层对于集团和市场的最新理解。

“以前那种微调、那种平衡、那种相对保守的成长模式,可能无法满足今天这个新生态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压舱石和秘密武器构成新班底

在阿里内部,蔡崇信被视为“压舱石”。

他是阿里最早的CFO,也是阿里2014年上市的幕后推手。在阿里内部,他是唯二的永久合伙人(另一个是马云)。

吴泳铭则被视为“秘密武器”,作为技术出身的理工男,他在过去几年涉足投资领域(2015年创立元璟资本),已经成为了具备技术和投资双重视野的人。

有阿里内部人士向虎嗅透露,这个时间点由蔡崇信出任阿里集团董事长、吴泳铭出任集团CEO有两个核心因素。其一,阿里内部已经把云业务视为未来关键战略,它需要一个真正意义上的“掌舵人”,而张勇作为曾经创立天猫、推动移动转型的掌舵者,又曾长期领导集团,非常适合扮演这一角色;其二,蔡崇信对阿里的发展历程有深刻了解且有着全球化的视野,吴泳铭能很好把握科技趋势且又有投资经历,二人非常适合转型后的阿里集团——“未来控股集团将向创新孵化的大本营转型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在5月公布的六大业务集团董事会名单中,吴泳铭身兼淘天集团董事长,蔡崇信身兼菜鸟集团董事长。

“二人的履历、职位,可以很好地推动各个业务集团的协作,二人又有足够的威望去引导集团完成眼下的关键转型。”一位阿里内部人士表示,在完成分拆后,今天的阿里和以往的阿里已经有巨大的差异,“阿里集团这个层面其实会向务虚进化,各个业务集团和子公司会务实。”

另有内部人士认为,蔡崇信和吴泳铭作为十八罗汉,对于阿里底层逻辑、根本价值观有着深刻理解。

比如对于阿里的基本盘淘宝天猫,阿里的创始班底正在进行新的思考。

“五月,阿里内部已经形成一个共识,未来淘天集团有三个关键方向:回归淘宝、回归用户、回归互联网。”一位淘天集团内部人士表示,一些二十多年前淘宝创业时的理念与价值观正在阿里内部“复活或者被强化”。

以回归淘宝为例,在过去几年淘系一直在淘宝天猫之间徘徊,其背后的核心逻辑其实是对于大品牌和中小品牌的选择博弈。在消费疲软的情况下,中小品牌已经成为更具开发空间的群体,这一现象其实从2021年就已经出现,但阿里并未迅速做出决断。在新的思路下,这一决断将不再“纠结”,资源可能将会向中小品牌进一步倾斜。

“这是两种价值观。随着蔡崇信和吴泳铭这些十八罗汉走上台前,资源分配上可能会出现变化。”一位阿里内部人士认为,这将引发更深层的调整:涉及绩效模式、管理模式、职级体系、协同分工。“某种程度上,比较像是重新创一个符合今天用户和市场需求的淘宝。”

方向变化背后,一个关键影响要素来自竞对。

有淘天人士告诉虎嗅,618期间他们重点检测的数据之一是“有多少中小商家从友商转投淘天。”而淘天内部多个部门自2023年一季度以来,在重点关注友商平台上表现不佳的商家或品牌,相关团队频繁拜访触达这些商家,并问询潜在的合作意向。

一家美妆品牌电商业务负责人向虎嗅透露,2023年疫情放开后,他们并未感受到明显的消费回暖。“平均客单价大约下降22%,我们遇到的情况是这个圈子的共同痛点,消费者的消费力没有回暖,非刚需消费力依旧处于底部。这意味着品牌需要留意价格敏感问题,用户需要更多高性价比的产品。”

有知情人士透露,蔡崇信+吴泳铭的新班子将承担重担——新控股集团需要继续提升阿里巴巴的价值。而有四个维度,可能将是“考评价值”的关键:淘天集团的增长、国际化的表现、业务集团和子公司能否走通独立上市;在新技术新赛道上能否孵化出新的拳头产品。

逍遥子的时代结束了,“蔡崇信+吴泳铭”的时代正在走来。

而这一退一进背后,不可忽视的角色,仍是马云。


西安信创1999年成立,专注网站建设.为众多政府集团及公司提供网站制作,网站设计服务.西安建网站企业.丰富的网站建设和开发经验,高端响应式网页设计.陕西专业做网站公司.https://www.centrun.com/











分享到: